甘棠

死于集训。
脑洞文手→垃圾画手。
希望有一天可以给自家写手产粮。
好好学习好好画画。疯狂想去江大。
是头冷的猫猫头!!!!

她笑眯眯地拽过抱枕迅速搂在怀里,往厚厚的棉被里缩了缩,好像这样就能隔绝掉屋内寒冷的空气一般。
“你瞅瞅我穷成这样,屋里有什么能偷的吗?”女孩子冲他狡黠地眨眨眼,“我这屋里目前最值钱的东西是对耳钉,还是个坑了我的地摊货,也就几百来块钱吧。就算有个贼翻进来了,他也不会闲的没事过来从我耳朵上把这玩意儿扯下来吧?”
“警官,我这样的没去劫富济贫先济自己已经非常有良知了,你还想我做什么啊?”
那颗白日里绚丽夺目的紫色耳钉微微闪着一丝光芒,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黯淡发灰。

(是脑补了很久的,切开黑卧底小警察x装穷一把好手演技max小混混头子(。)
(不知道为什么jio得很安安雷雷!但是其实不是!)

炭笔摸鱼使人快乐。
存一下图。
p1是目前为止画过的最好看的一张脸(。
p3是我滴大女鹅!!疯狂改侧脸,哭辽。
文还没写出来女鹅的人设已经画出来辽(发出只会开脑洞没有后续的声音)

仿佛几百年不打游戏……惆怅。
存一下寒假捏的云梦小姐姐。

清内存,存条鱼。

@沧冷。 愉快
一个大么么哒(⑉°з°)-♡

·二刷红海,蹲在电影院等开场中。
·路上的突发脑洞。



如果你走在街上,迈出的下一步会将你带到很多年后的你所在的这座城市。
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化,你没有意识到其实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,街道上依旧熙熙攘攘吵吵闹闹,甚至天色也没有暗淡半分,阳光还是灿烂到有点刺眼。
但是这一切都是一个幻觉,这座城市是一个停留在过去的幻影,它其实已经毁灭很久了。
你会做什么?

记一个突发梗。

·梦境之神和她的神使。

“我赐你宁静的睡眠。”

“我赐你瑰丽的梦境。”

“我……我赐你,无梦的长夜。”

“……我赐你长久的清醒,直至你生命的尽头!”

“……我赐你永恒的安眠。”
“晚安。”

清一波手机之前存一存摸鱼……。
菜鸡式摊平。

·是安雷。瞎jb写。

终其一生他都在追逐远方虚无缥缈的东西——即绝对的,无人拦阻的自由。
而死亡赠予他永恒的自由。
骑士注视着他走向毁灭的背影,向他的王行了一个骑士礼。
“您的自由将长眠于此,雷狮殿下。”
“再见。”

·4HP啪。一点私设。和之前的雷总的4同个背景。
·其实4安雷。

“下一个,安迷修先生。”
安迷修向前迈步,静静地看着地上套着枷锁的狮子尸体和它身下流淌的鲜血。
那只博格特缩回去重新变成一团灰色的雾气,停顿了几分钟之后,那团雾气散去,一盏昏黄的油灯出现在他面前。
安迷修有些不解地皱眉,接着那油灯的火苗晃了晃,光亮起来一瞬,紧接着那灯迅速熄灭,翻倒在地上。
雷狮在他身后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嗤笑。
“真好懂啊,安迷修。”
他垂眸叹了口气,举起魔杖——
“滑稽滑稽!”
灯又亮了起来。

© 甘棠 | Powered by LOFTER